肥牛卷卷卷

叶周|喻黄|袁哲|爱老段一辈子!!!!

【叶周】猫

由于一个图所以产出了一个文。【其实是太迷恋三花太太所以就写了这篇文

 

感谢三花太太给的名字授权!【接下来我就要去勾搭三花太太了

 

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新的一年我并不会高产

 

---------------------------------------------

 

“喵~”

 

周泽楷像往常一样沿着楼梯走回家,刚走到二楼楼道拐弯就听见上面楼梯口处传来一声猫叫。

 

爱猫人士周泽楷顿时被吸引了注意力,迅速向上看去。

 

在往上三四级台阶处卧着一只猫色为三色姿态销魂的猫,它大半个身子靠在第三级台阶上,只有一只爪子和头搭在第四级台阶。

 

似乎感受到了周泽楷的视线,它转过头定定的看着周泽楷,定了半晌终于又出了声:

 

“喵~~”

 

周泽楷表示虽然一直由于颜值优越得到不少表白,但是被猫抛媚眼还是第一次。果然走楼梯回家不应该是正确的选择,还是早点联系物业去安一个电梯比较好。

 

想归想,但是对于一个猫的盛情,周泽楷还是没有选择无视。他朝着那个摆着妖娆姿势的猫笑了笑,走到它的旁边,伸出手摸摸它柔软的毛发挠挠它的下巴,猫舒服的闭上了眼睛,摇了摇尾巴来说明它猫心甚悦。

 

逗弄了一会儿这个非同一般的猫,周泽楷打算回到三楼的家拿点吃的喂给它。刚开门回到家,打开冰箱翻找着可以喂给猫吃的东西。就听到身后传来一声熟悉的猫叫,那只猫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跟了上来,此时正在门口打量着周泽楷的房间。

 

周泽楷有点意外,他拿了一些之前买好的肉食切碎了拌给他吃,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牛奶,用微波炉加热了放在猫面前。

 

猫看到有食物,就凑上去开始吃,尾巴还依然自得的摆啊摆。周泽楷没有管住自己的手,顺着猫的毛就摸了上去。

 

刚摸到头,猫就停止了进食,转过头来一动不动的瞪着周泽楷,鼻子皱着表达着被打断吃食的不满。周泽楷迅速装作跟没事儿人一样收回手,陪着笑示意猫继续吃。

 

小家伙似乎饭量不小,周泽楷准备的食物不大一会儿就被吃完了,猫吃完还不满足的用期望的眼神看着周泽楷。

 

周泽楷手上只有一块刚给猫切肉时顺手拿的面包,他掰下一小块放在猫面前,猫只是嗅了嗅就不屑的扭头走开了。

 

周泽楷无奈,他坐在沙发上看着猫在四处打量他的家,兴致盎然的喵着。周泽楷忖度着这只猫应该是家养的,一直把别人的猫留在自己家里面也不好,便动身写了一个招领,下楼贴到了单元门前面。

 

贴完告示的周泽楷也没有太在意这只不速之客,只等着不久以后有人领走,却没想到一个月过去了,还是无人问津。

 

周泽楷蹲在猫旁边看着这个越来越能吃口味也越来越挑的家伙。开始有了点想把它送走的念头。一旁挑剔食物的猫感应到了有要被饲主抛弃的危机,于是迅速离开食物,迈着小短腿哒哒的走到周泽楷手下,用毛绒绒的脑袋蹭周泽楷的掌心

 

“喵~”不要送走人家嘛

 

周泽楷被萌化了。

 

于是猫又获得了家里的霸权。

 

已经被猫大人奴役的周泽楷觉得有周身点冷,想起早上看的天气预报说最近大概要降温,他起身去套了一件衣服保暖,顺便打算拿一些自己穿了小的衣服,来添置下猫窝。

 

周泽楷正把床下装着旧衣服的箱子往外拖时,门不应景的响起了被轻轻敲打的声音,他疑惑的放开拉着的箱子,拍拍手上的灰,走去开门。

 

一个看起来大概二十岁的青年站在门口,风尘仆仆的似乎出远门刚回来,虽然衣服已经换过,但仍难掩疲态。周泽楷看着陌生的青年,先开口问道:

 

“你?”

 

“我看到了你在单元门上贴的招领,我来领猫。”

 

周泽楷有些紧张的打量眼前的人:

 

“你的?”

 

“对,我之前出差本来想托朋友照顾,结果它突然不见了,我事情挺急也就没找,刚回来就看到贴的告示,就来看看三花是不是在你这里。”

 

周泽楷刚才手上猫蹭自己的柔软触感似乎现在还能感觉到,他下意识的想否认。却不成想里面刚吃完食物的猫听到熟悉的“三花”就走了出来看看究竟。

 

门口的青年显然看到了猫,吹了一声口哨把猫召唤过来。

 

“哎呦三花你最近生活挺滋润啊,胖了两三斤吧?沐橙还一直担心你来着,我就说你随我肯定不会出事情的。”

 

猫许久不见之前的主人,今天见到自然乖顺无比,尾巴打着弯绕在青年胳膊上,时不时的朝着青年“喵”一声。

 

周泽楷有些心累的看着面前一人一猫的互动,有些自娱自乐的想这肯定不用鉴定了绝对是真主人,他突然觉得眼前一切看起来有些别扭,便低头盯着自己的拖鞋不言语。

 

失而复得的青年这才注意到周泽楷的动作,

 

“谢谢你这段时间的照顾啊,我叫叶修就住你楼下,今天有点赶我就先走了,以后再来专门感谢你。”

 

周泽楷有些费力的挤出一个微笑

 

“好。”

 

随后弯下腰抱起比之前沉了许多的猫交到叶修手里,

 

“好好照顾它。”说罢,周泽楷轻轻的抚摸了一下猫的头,就立刻挪开了手。

 

“嗯。”

 

青年也没有再多客套,朝周泽楷笑笑就抱起猫下了楼。

 

周泽楷关上门,不怎么大的房子,此刻莫名显得有些空荡。周泽楷目光落在了刚拖出来的箱子上面,他走到箱子旁边,又费力的把它推了回去。

 

 

 

失去了猫陪伴的日子显得有些漫长,平日只有周泽楷一人住的房子,更是音响全无。周泽楷也有考虑过自己去养一只猫,但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之前没有猫,过的也不是好好的吗。

 

这一天晚上,周泽楷在沙发上写着论文,隐约听到有东西挠门的声音,他放下电脑,打开门。几天不见的三花此时正在门口乖顺的摇着尾巴。

 

周泽楷有些高兴的抱起地上的猫,抚摸着猫想给它喂点吃的,还没去拿便想起来三花已经是有主的猫了。

 

一想到那个强迫自己和三花分开的冷酷青年,周泽楷就一肚子不满,虽然不高兴,但他仍然抱着三花走下楼去猫归原主。

 

走到了楼下,敲敲门,一声拉长了声音的“谁啊——”从门内传来。周泽楷还没来的及回答,门已经从里面打开了。门内的青年裸着上半身懒洋洋的擦着半干的头发。

 

“猫。”周泽楷把猫往上抱了一点,表明自己此次来的意图。

 

“哦,是你啊,来你先进来坐吧,上次走的挺急没来得及问你名字。你叫?”青年接过周泽楷手中的猫放到家中地毯上问道。

 

“周泽楷。”

 

“哦好,我叫叶修,它叫三花。”叶修指指地上的猫。

 

周泽楷不做声,叶修只当他是怕生,便开口多说了几句:“上次我临时有事情赶去出差,也没注意到它跑了出去,托照顾它的朋友还一直挺担心,还好被你收留了。”

 

周泽楷有些责怪的看着叶修,想了想还是说了:“它会有事。”

 

叶修刚听到没听懂,经大脑想了一下才明白人家这是怪自己没责任心呢,但事情确实这样他也不好辩解什么,只能岔开话题装傻:“你叫周泽楷是吧,那我叫你小周了啊。”

 

周泽楷点点头,叶修继续说:“小周你晚饭吃了吗?没有的话今天我请你吃吧,顺便谢谢你照顾三花这么久。”

 

看周泽楷有推辞的打算,叶修在他开口前就先道:“没吃就一起去吧,没必要太客气了。”周泽楷也不是多纠结的人,想来自己确实没什么要紧的事情就点头答应下来。

 

叶修站起身把毛巾挂到卫生间,进去换衣服之前探出身来:“小周啊,你帮我喂一下三花啊。猫粮就在厨房里,你自己取一下。”

 

周泽楷走进厨房,空荡荡的厨房显示出主人并没有经常做饭的习惯,色彩鲜艳的猫粮摆在正中央很容易找到。周泽楷走过去拿起猫粮皱了皱眉,把一小部分倒进食盆喂三花。

 

三花看起来并不是特别想吃猫粮,围着食盆转但是并不下口。周泽楷蹲在它旁边,用手抚摸着它柔顺的毛。

 

三花看起来是真的对猫粮不感兴趣,在被周泽楷抚摸之后,就离开了食盆去蹭周泽楷的手玩,周泽楷有些开心的挠它的下巴,猫舒服的闭上了眼睛,还顺势用尾巴圈上了周泽楷的脚踝,毛绒绒温暖的触感让周泽楷止不住的微笑了起来。

 

“小周啊...”叶修换好衣服打算叫周泽楷吃饭,却看到厨房里俊朗的少年蹲在地上逗着猫,时不时露出的和猫玩耍愉快的笑颜让叶修有些看呆,一时半会儿竟然忘了继续说话。

 

反倒是周泽楷先注意到了门口的叶修,他放开逗着猫的手,抬头看叶修:“好了?”

 

叶修被问了以后才缓过神来,他也不见尴尬,就着周泽楷的话就接了下去:“好了。对了你之前给三花喂的什么猫粮?怎么感觉它回来以后不太爱吃饭了?”

 

“自己做的。”周泽楷怕叶修没懂又指了指猫粮摇了摇头“它不喜欢。”

 

“难怪他现在口味这么挑,都是你惯的啊。”叶修笑笑,“我平常也没时间给它做,一直拿猫粮将就着,现在好了,他估计以后得成天往你家跑了。”

 

周泽楷笑了一下表示自己并不在意,叶修也没有在这里说太多的打算,他伸出手将周泽楷从地上拉了起来:“走吧。”

 

两人一起走向门口,叶修离开前还不忘给三花说一声:“回来再给你喂好吃的啊。”

 

门内,三花没有周泽楷陪它打闹而有些无聊。它走到刚才被自己抛弃的食盆边上,试探性的用舌头卷了一粒猫粮尝了尝,随后,一爪子过去打翻了猫粮。难吃!

 

出门时天色已晚,叶修在寻求了周泽楷的意思以后,找了附近一家味道还不错的牛肉拉面当做晚餐。

 

点单后,叶修试图找些话题来打发等面的无聊时光:“小周平时自己在家里做饭?”“嗯,习惯了。”周泽楷性情使然话并不是特别多,叶修通过这几次聊天也看了出来。

 

“小周啊,这次我有时间说谢谢了,我上一次临时出差,走之前给忘了看着三花,我后来打电话叫朋友帮忙照顾着,结果她告诉我说不见了,她还特别担心的埋怨我,还好你收留了她,要不然我得被骂死。”叶修边说边拿起茶壶往周泽楷杯中添了点水。

 

“不喜欢?”周泽楷接过杯子,双手环绕着透明的玻璃杯试图获得一点温度。

 

“喜欢什么?”叶修不解。

 

“不喜欢三花。”周泽楷补充道。

 

“不喜欢倒是算不上,平时在家里逗它玩也挺高兴的,就是觉得麻烦了一点。三花是我弟弟叶秋强塞给我说要锻炼我照顾生物的能力,不过看起来....”

 

“不怎么样。”周泽楷罕见的插话吐槽了一句,叶修诚实的点了点头,两人相视一笑。

 

面条没等太久就端了上来,热腾腾的冒着蒸汽,面上鲜红的辣椒油、翠绿的葱花和分量不少的牛肉都让人食指大动。

 

叶修用筷子挑上面条,吹了吹没等凉下来就吞下肚去。面条的清香还未散去,滚烫的汤就已经从沿着食道奔腾而下。短短几十秒,额边已经起了微汗。

 

再抬头看看对面的周泽楷,样子和自己如出一辙。面条的温暖驱散了骤降的温度带来的寒冷,也让本不熟悉的两人距离拉近了许多。

 

 

 

一个月的时间说短不短,说长也不长。在这一个月,叶修已经习惯了回到家发现门上贴着一张来自周泽楷的“猫在我家”的便条,周泽楷也习惯了叶修不但让猫在他家蹭饭,而且人在领猫回家时也蹭一顿饭的习惯。

 

天气越来越寒冷了,来往的行人身上都已经裹了厚厚的大衣,除了必要的工作日,出来和冷风亲密接触的人也越来越少,流行性感冒大肆蔓延,很不幸,三花也是其中一个。

 

“阿嚏”周泽楷有些担忧的看着怀中不断打喷嚏的猫,掏出手机查找猫感冒的症状来看三花是否得了感冒。

 

体温升高、打喷嚏、流鼻涕、连续不断的咳嗽。这些症状怀中的三花一项不拉。周泽楷皱着眉翻找叶修的电话拨打过去:“三花感冒了。”

 

叶修接到电话后迅速赶到楼上来看情况:“好好的怎么会突然感冒?”

 

“大概是楼道有风。”周泽楷把猫小心翼翼的放在叶修怀里,自己起身找大衣穿上准备出门:“我带它出去打一针。”

 

“我和你一起去吧。”

 

“没事,我去就好。”说罢,周泽楷就将三花从叶修手中接过来,随意裹上一件衣服出了门。

 

已经是晚上八点,呼啸的寒风不但没有停止,反而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周泽楷走的挺急,只来得及穿了一件大衣,口罩围巾什么的都在家里扔着。

 

寒风从周泽楷不高的衣领中吹进来,给每一寸有温度的地方带来嗖嗖的寒意,周泽楷裹紧了衣服暖着怀里的三花,匆匆往距家不近的兽医院赶去。

 

打完针已经快十点了,打肌针时间并不长,只是排队用了挺长时间,平常空荡荡的兽医院一下多了几十只感冒需要打针的猫,即使周泽楷再心急也只能慢慢等。

 

三花打完针有些虚弱,病殃殃的样子让周泽楷看着揪心,平常元气十足的猫叫声也变成了小声的哼哼。周泽楷抱着它不敢在外多停留,又快步赶回了家。

 

插钥匙开门,客厅还亮着光,周泽楷抱着三花轻手轻脚的走了过去。一看,叶修靠在沙发上已经睡着了,估计是等着周泽楷回来结果等着等着自己睡着了。

 

周泽楷先把怀里的三花放进猫窝,用手摸了几下猫毛示意它赶紧睡觉。自己则脱下大衣进入房间,从房中抱出一床被子,给靠在沙发上的叶修摆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将抱出来的被子盖到叶修身上。

 

听着叶修沉睡时发出的清晰的呼吸声,周泽楷轻笑,伸手将滑落在叶修眼睛上的刘海拨开,没有再多做停留,轻手关上灯回到自己房间里睡觉。

 

 

叶修醒来时已经接近中午,平时总熬夜难得有一个囫囵觉,还好今天是不是工作日并没有什么影响。他起身向四周看看,午时的阳光已经从窗户中洒落进来,屋里却还是一片宁静。

 

叶修觉得有些不对劲,据他对周泽楷的了解,周泽楷不算是一个早睡早起的人但也不会拖到这么晚还不起来,估计是昨天抱三花去看病回来的太晚了所以睡得沉。

 

他翻身从沙发上下来,三花听见叶修这边的响动也睁开了眼,一晚上过去,小家伙看起来有精神多了,三花看到叶修,一声响亮的“喵~”算是打了招呼,叶修心情大好,伸手撸了一把三花的毛,抱着三花去叫周泽楷起床。

 

门是关着的,叶修将三花放在肩膀上腾出手敲门,轻敲了三四下里仍没有任何动静,叶修试探性的按下门把手,门并没有锁,他推开门走了进去。

 

周泽楷房里窗帘是拉着的,遮光性能好的窗帘让房间显得昏暗无比,叶修把三花放在地上,将窗帘拉开一小条缝便于微弱的光透进来。

 

他走到周泽楷床前,轻轻拍了几下周泽楷:“小周,起来了啊。”周泽楷没有什么反应,紧闭着双眼伴随着悠长的呼吸声。

 

“嘿嘿。”叶修伸出手打算掐一把周泽楷光滑的脸蛋让他吃痛醒来。手刚碰到周泽楷的脸还没有用劲,叶修就明白了情况不妙。昨天火急火燎出门的周泽楷穿的不多,而且昨夜风还刮的特别紧,这一来二去的,导致他发烧了。

 

看着床上的周泽楷,叶修是又好气又好笑,把猫感冒解决了,结果自己发烧了,这笔买卖,怎么看都亏了。

 

生气归生气,叶修马上到卫生间里面将周泽楷的毛巾用水浸湿,本就寒冷的天冻得水管里面的水也彻骨的冷。叶修把半湿的毛巾敷在周泽楷头上,哈了口气在自己冰冷的手心算是取暖。瞧着那人干渴的唇,叶修又起身去倒了一杯热水,晾在旁边。

 

想到周泽楷平时待自己不薄,每次自己来蹭饭的时候都笑着多添一双碗筷,从来不曾拒绝。

 

叶修决定在周泽楷发烧睡觉的这段时间里,自己亲手熬制一碗粥,以备周泽楷醒来后饿了吃。

 

想到就马上行动。叶修掏出手机查看适合病人喝的粥,选来选去,就姜丝小米粥看起来简单易上手。

 

叶修按照食谱上的步骤,将大米小米洗干净,姜切成丝,加水倒入煮。除了原来的姜丝变成了姜块以外,一切都看起来十分完美。

 

没事没事重在疗效,叶修一边安慰着自己一边盛粥端到周泽楷房里。

 

周泽楷终于醒来了,但持续的高烧烧的他有些体虚。叶修放下粥扶他坐起来,放了一个靠垫在周泽楷背后撑着他省力。

 

“小周,来先喝点水。”之前倒的水已经不是那么烫了,适宜入口。周泽楷接过水杯,抿了几口就放在了旁边。

 

“谢谢。”高烧中的周泽楷眼里蒙着一层雾气,纤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着露出几分憔悴。

 

“没事,来来先喝点粥,这个对退烧特别有用。”叶修嗓子莫名有些干渴,拿过桌上的杯子润了润喉咙说道。他拿起刚煮好的粥,舀上一勺仔细吹了吹喂给周泽楷。

 

周泽楷觉得窘迫,吞下粥后自己伸手拿过碗,舀了几勺吃下,没有退烧的他并没有什么胃口,象征性的又吃了几口,就放下碗不再继续。

 

叶修有点着急,自己辛苦煮了半天,周泽楷几口就给打发过去了。于是苦口婆心的劝说周泽楷再吃一些,谁知道发烧的周泽楷小孩子脾气起来了,叶修越说他越摇头,最后直接蹭回被子里面,只露出一双大眼睛看着叶修。

 

叶修只好点头服输,收拾了碗筷,又给周泽楷换了一块湿毛巾,安顿他继续睡觉。

 

 

 

或许是叶修毛巾换的及时,或许是叶修的姜块粥真的发挥了功效。到傍晚十分周泽楷的烧终于退了下去。

 

叶修摸摸周泽楷温度退下去的额头倍感欣慰,他离开房间轻轻的带上门,走前还不忘把在地上闲庭信步的三花顺走。

 

叶修坐在客厅回忆了一下明天要用的文件,不放心周泽楷烧才退就在这里一个人呆着,于是他下楼把东西带过来,在客厅开了一盏小灯照明。

 

叶修用了挺长时间倒腾完自己的那些东西,看了看手机显示的时间,已是凌晨。他粗略的收拾了东西,一天的劳累让他困倦不已。他趿拉着拖鞋,借着并不刺眼的灯光去周泽楷房间里又看了一趟,摸着额头不再烫了,叶修才放心睡下。

 

 

叶修是被早餐的香气弄醒的,他睁眼一看,昨天在床上还病殃殃的人,现在已然在厨房里做着早餐,叶修轻步走到厨房,周泽楷此时正在煎着鸡蛋,注意到了来人,周泽楷回头微笑“早。”

 

早餐没用多长时间就端了上来。叶修平时都是订了闹钟醒来以后匆匆往公司赶,今天在周泽楷的早饭香气中醒来倒是比平常早了许多。时间充裕,二人不紧不慢的解决了早餐。

 

周泽楷早上没课,还可以在家里休息。叶修还是照常上班,周泽楷送他出门:“注意安全。”

 

叶修朝着周泽楷笑了一下,转过身并起右手两指向上挥动算是道别,随后从楼梯口下楼向公司进发。

 

下到底层,出了大门,早晨的阳光洒在地上,照着万物给其镶上一层金边。楼下有晨练的老人,一招一式都让看了的人情不自禁的放缓节奏。

 

看着来往行色匆忙如往日的自己般的上班族,叶修闲适的迈着步子“家里有个人,还是挺不错的嘛。”

 

 

 

到了公司,迎面碰到正在接水的黄少天。

 

“叶修你今天心情看起来挺不错的啊,别否认,你嘴角那一抹淫荡的笑出卖了你。来来有什么高兴的事情,说出来让我也听听?”黄少天拿起接好水的杯子,送到嘴边喝了一小口。

 

“黄少天,你最近生活很愉悦啊,都有心情管我的事情了?”叶修并不做正面回答,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

 

“那是,我和文州在一起的生活每天都很愉悦。我这不是关心你吗,你今天是不是有一段艳遇?我看你眼睛都散发着特殊的光芒。”黄少天拿着水杯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叶修本想吐槽黄少天你当我眼睛是灯泡啊还放光芒,想了想却转过身朝着黄少天开口道:“你和喻文州在一起是什么感觉?”

 

黄少天一看有八卦可以听,急忙放下手里的杯子,从桌子上抓了一副平光镜戴上,整理了一下造型后朝叶修深沉道:“我和文州在一起很舒服啊,我每天见到他都会很高兴,有开心的事情想第一个告诉他,看他病了不舒服了会特别着急,我之前也以为自己一个人过着也很好,直到遇到他我才明白,有他在的生活才是我想要的生活。”

 

叶修听着黄少天冗长而且絮叨的话语,脑海中闪现出来的是周泽楷带着笑逗猫的脸,他想起刚才黄少天说的艳遇,这人确实是够艳的啊。

 

“喻文州没听到你这一段表白真是可惜啊。”叶修转过身去拿出今天要用的东西准备开工。

 

“哎你这个人,我这是在认真的回答你刚才的问题,顺便给予你恋爱的启蒙,怎么,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黄少天看到叶修转过身去掩饰般的动作,八卦的继续追问道。

 

叶修停了半晌没出声,随后扭回头看着黄少天:

“是有了。”

 

“老板早上好。”

 

黄少天听到叶修的问好声吓的马上坐正佯装办公

“老板好。”

再回头一看“我靠叶修你又骗我!”

 

 

 

时间流逝总是在不经意间,转眼间农历的年关就近在眼前了。叶修和周泽楷今年都没有回家过年的打算,于是两人就合计在周泽楷家一起过个年。

 

大年三十,叶修锁上门抱着三花前往周泽楷家跨年。三花在周泽楷家呆的比叶修家还自在,进了门,它就往自己熟悉的食盆奔去。

 

食盆中早已盛满了周泽楷自制的美味猫粮,三花在被叶修虐待了多天味蕾后表示在周泽楷家吃猫粮的猫生简直太幸福。

 

周泽楷给叶修开完门后就又进入厨房忙活去了,叶修自己换好鞋也走进了厨房准备搭把手。周泽楷看到叶修进来了,停下了手中的活,把之前准备好的皮和馅料拿了出来。递了一个碟子给叶修:“去客厅。”

 

叶修接过,两人前后坐到沙发上准备包饺子。叶修虽然不经常下厨做饭,但是包饺子并不生疏,周泽楷更不用说了,包出来的饺子个个饱满。叶修包着包着就想偷懒,拿着饺子皮包裹着馅就开始各种胡捏。

 

例如给饺子的肚子上捏了两条缝,美其名曰“法令纹”,又比如拿面皮捏出一个看着大概像人的造型,用手肘捅捅周泽楷:“小周,看像你一样帅吧。”

 

周泽楷只笑不说话,自己也包了一个肚子特别大的饺子戳戳叶修:“你。”

 

叶修看着饺子抱怨自己肚子不大而且拥有九块腹肌,周泽楷懂他的“九九归一”暗自发笑。

 

周泽楷手巧,不大会儿又捏了一个可爱的小猫造型放在叶修饺子旁边“三花。”

 

叶修无语的戳着那个饺子:“猫都比我好看。小周你太偏心了啊。”

 

周泽楷伸手护住三花饺子,又从叶修手里拿过那个被叶修命名为“周泽楷”的饺子,将三花饺子放在叶修饺子和周泽楷饺子中间“我们。”

 

叶修带着试探的心思去看周泽楷的眼睛,周泽楷给饺子摆完造型后就专心盯着电视,叶修有了一些猜测,也没有再继续玩闹。

 

任何事情只要专心去做都会很快完成,不大一会儿饺子就包完了。周泽楷端起放着包好的饺子的盘子,拿去厨房下锅煮。

 

叶修无聊的换着台,结果每一个台都是央视的春晚,感叹央视的威力果然不同凡响,他也就只好认命的放下遥控器,吹了一声口哨把三花召唤过来和自己一起等饺子。

 

没多久周泽楷就把饺子端了过来,两人吃着饺子谈着最近比较有趣的游戏,谈到兴处大有放下饺子去打一盘的架势。

 

最后还是旁边电视里的主持人阻止了二人,马上就要倒计时,新的一年就要来到了。

 

“亲爱的观众朋友们,新年的钟声就要敲响,我们把新春最衷心最美好的祝愿——播撒在祖国的每寸土地!播撒在中华儿女的每人心头!”

 

“让我们一起来倒计时——

  五、四、三、二、一!”

 

“新年快乐!”伴随着电视里主持人的话语,窗外的鞭炮烟花声四起,周泽楷有些小激动的拽起叶修跑到阳台上去看夜空中显得格外绚丽的烟花。

 

两人并排扶着栏杆,城市中几万和他们一样等待着新年来到的人放着烟花表达自己对新的一年的期待与欢迎。叶修侧过头看周泽楷,烟花并不刺眼的光隐隐约约照出周泽楷清秀的眉眼“小周啊,新年快乐。”

 

又一个烟花在空中轰然绽放,周泽楷收回看着烟花的目光,认真的看向身旁的叶修“嗯,新年快乐。”

 

叶修被周泽楷投射过来的专注眼神看的有些招架不住,心里暗骂了一声,定了定神道:“小周啊,我有件事情想给你说。”

 

周泽楷并不出声,只是用更加专注的眼神看着叶修,等待他要说的话。

 

“小周,我喜欢你。是恋人般的喜欢,我真的特别喜欢你,我想和你在一起。我不知道你的想法,不知道你会是什么态度。但不管怎么样,我都会尊重你的选择。小周,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叶修深吸了一口气,带着紧张说完了这一番话,想要打破这个尴尬气氛般又开了一个小玩笑“你不是挺喜欢三花的吗,那你和我在一起,附赠一个三花,同意吗?”

 

周泽楷看着试图掩饰自己紧张但并不成功的叶修,兀然笑了,绽放的烟花映着他好看的眉眼“好。三花。”

 

叶修舒了一口气,周泽楷的答应让他放松了不少,但是由于自家的猫而接受自己,还是让他感到莫名的郁闷。

 

周泽楷带着狡黠的表情,看着开心和挫败两种表情在叶修脸上轮番出现。

 

“喜欢你。所以喜欢三花。”不忍心让这个玩笑开的更长一些,周泽楷在叶修掏出一条烟准备点着前补充道。他伸出手拿下叶修手里的烟,向前探出身子落下一个轻吻在叶修嘴角。

 

“在一起吧。”

 

客厅里吃完猫粮百般聊赖的三花看着阳台唇齿相连的两人,愤怒的伸出爪子一挠旁边的沙发

“喵!”

我也要谈恋爱!

 


END

 

 

小番外:

 

叶修掏出钥匙打开门,平时除了猫叫外听不到别的声响的房间今天多了一种声音。

 

叶修寻着声音找过去,周泽楷正坐在一个小凳子上和好奇的三花一起逗着一个看起来十分有活力的小鸡。

 

看到叶修,周泽楷朝他招了招手示意他过来:

“这是今天楼道里捡的,回来陪三花。”

 

叶修点着头表示自己明白了周泽楷其实是自己想养但是要找一个正当的名目来掩饰自己的想法的行为。他揉了揉周泽楷的脑袋“它叫什么名字?”

 

“毛绒绒的,叫阿夏。”周泽楷无厘头的命名不禁让叶修想起来了之前黄少天给自己讲的那个笑话“我很爱笑,我喜欢狗,所以别人都亲切的称呼我吴彦祖。”

 

叶修笑着蹲下身逗弄那只新来的小成员,谁知手刚伸出去就被一个爪子阻断了,三花一个爪子捞过小鸡到自己怀里,一脸耀武扬威的看着叶修“我的。”

 

叶修感叹了下和周泽楷交往是彻底得罪了他家猫大人,小家伙这是不满意自己抢走了周泽楷啊。

 

这样想着,他心里没有一丝歉疚搂过看着小动物打闹的周泽楷,带着一丝胜利者的笑意看着三花

 

“so what?”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最后附上那张图(hhhh就是猫的姿势啊hhh)



评论(29)

热度(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