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牛卷卷卷

叶周|喻黄|袁哲|爱老段一辈子!!!!

【韩翔】保安情缘(友情向)

新的一年要有新气象!期末考试之前终于把这篇摸了出来!【这篇文已经跨年了有什么好自豪的】

我寒假一定会高产的请组织相信我!

这篇算是友情向吧,带着中二风?

最后!祝大家期末都不挂!

------------------------------------------------

   孙翔今天很郁闷,以至于最喜欢的糖醋里脊都在自己郁闷的时候被旁边的小伙伴抢了几块过去。

  他更郁闷了。

  精神恍惚的吃完饭,就径直打算离开。谁知道多年不在食堂出现的教导主任突然现身。对着不放餐盘的孙翔就是一顿教育。

  孙翔想着我用的是碗啊为什么批评我。一不小心就说了出来,他有些绝望的看着教导主任住了口,嘴角上扬了一个可怕的弧度把他叫进了办公室。

  孙翔在经历了大段大段的思想教育,而且保证之后不再犯并且交一份检讨之后才被放了出来。

  他觉得这一个月所有的坏运气都用到今天了。他坐在凳子上撑着头写着检讨,回想今天发生这一堆事情的根本原因。

  就是因为那个新来的保安!

  孙翔今天早上本来心情愉悦,像往常一样和隔壁楼的朋友一起去上学。结果因为这两天温度骤降,朋友穿的不多,于是挽着孙翔的胳膊走。

  孙翔就嘲笑朋友道:“你这是把我当你老公了吗?这么挽着。”朋友还没有来的及回嘴,就听到旁边有一个低沉的男中音声音传来:“小小年纪怎么说话这么轻浮,都是男的叫什么老公。”

  孙翔一听不乐意了,叫老公怎么了,不叫老公难道叫老婆吗?我看起来受吗?!

  孙翔转过去去看是谁这么事儿多,原来是新来的一个保安,衣服穿的整整齐齐,眉眼中也透漏出一股严肃认真,看到孙翔仿佛要冲过来理论一番的动作后,一个锐利的眼神扫过去竟然让孙翔有点心虚。

  “妈的。”

  孙翔别过头暗骂了一句脏话,恰巧扫到了旁边朋友憋笑憋的脸都变形了的样子,更是堵上添堵。

  他一胳膊甩开朋友的手就大步走到了学校。

  然后就有了今天一系列的倒霉事件。

  孙翔理清了整个事情之后,不断的上涨并且看来在一天内并无降低可能的怒气值蒙蔽住了他和善的双眼,他咬了咬一口整齐的小白牙,决定今天放学之后要找那个保安算账。

  放了学,孙翔背着自己的书包,没有等朋友,就一个人快速迈着小短腿奔向小区。

  离保安室还有100米,凭着孙翔优异的视力,很容易就能看到早上的那个保安正表情严肃的站在保安亭里,身型挺拔笔直,从他的表情和一丝不苟的动作里,透漏出一股股直男的气息。

  孙翔停下了脚步,有些紧张,他在脑海中迅速演练了一下马上要做的挑衅动作,他仔细的回忆的瞳孔与眼角夹角的大小,膝盖离地的高度,以及鞋带系的样式,斟酌再三,觉得没有问题了。就深深的呼吸了几口新鲜雾霾,高贵冷艳的走了过去。

  孙翔目不斜视,暗暗在心里给自己打气,三步,两步,一步。

  孙翔从保安面前小声“哼”了一声的过去了。

  然后,他的挑衅动作就结束了。

  孙翔觉得自己对人生进行了突破,自己的精神也在不知不觉间得到了升华,似乎体力也提高了不少,就比如今天上楼一点也不累了。他一个飞身从电梯中跳出来,单肩背着包用手在包里摸来摸去找钥匙开门。

  三十秒过去了,他的嘴角依然上扬着,手也没有停止的摸索着。一分钟过去了,他的嘴角略微有些下榻,但是手仍然在顽强的寻找着。

  两分钟,三分钟,五分钟……

  孙翔终于不得不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他忘带钥匙了。他愤怒的让自己的脚与墙进行深吻,然后在神经元将痛觉传递来之前,想起了今天早上母亲给自己说的话:

  “翔翔,我和你爸今天都加班,你自己把钥匙带上,别忘了啊。”

  “有什么用!还不是忘了!完了,我得一直坐在楼梯口吹冷风等他们回来了。”他坐在楼梯道里郁闷的想。

  孙翔的怒气在时间的推移下渐渐转化成了委屈,委屈又逐渐转化为了饥饿感。他想起了桌上放的肯德基全家桶,想起了微波炉旁边的烤鸡翅,甚至想起了冰箱里面的绝味鸭脖。

  他咽了一口口水,决定不能坐以待毙,他从书包中拿出手机,开始拨打电话。

  响了两声之后电话通了,孙翔委委屈屈的说:

  “妈,我忘带钥匙了。”

  电话那头的人一听就有点来气:我今天早上千叮咛万嘱咐让你带钥匙你怎么就忘了。

  于是说话也就带点火气:“那你说怎么办?我和你爸今天都加班,谁能给你送钥匙去?”

  “妈......”

“行了行了,你别叫了,这样吧,你先在楼下保安室里待着,我把手上这点事情处理完就回去,你好好去写作业啊。”

  “好好好!”孙翔快乐的挂断了电话,感觉自己离家里的美食更近了一步,便也就没有对母亲让自己在楼下保安室写作业产生过多的反感,他起身拍拍裤子上的灰,顺着楼梯道就跳跃着到了楼下。

  楼下的保安已经从亭子里出来了,正在保安室里坐着吃泡面,孙翔走过去象征性的敲了敲门:

  “那个,我今天没带钥匙,先在这里呆下啊。”

  保安虽然长得严肃,但也不是心胸狭隘的人,板着脸点了点头就起身给孙翔拉了一个凳子放在桌子旁边:

“坐吧。”

  孙翔心中暗暗吐槽这声“坐吧”简直和每次被教导主任拎进教务处后主任的语气一模一样。虽然这样想着,他倒也不客气的一屁股坐了上去。

 

  孙翔长出了一口气,觉得总算能安定点了,他快速的瞟了一眼正在吃饭的保安,然后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来打算打一把新下的塔防游戏。刚掏出来,就看到保安抬起头往这里看了一眼。

这一离得近了,保安眉眼的杀伤力就更大了,他本来就严肃的五官在近距离的放大下更吓得孙翔小心肝一颤,手一抖顿时把手机又塞了回去,假装自己在认真写作业。

  作业也不是特别多,但是孙翔还是写的特别慢,原因就是他一边写一边偷看旁边的保安。

  保安又吃了一口面。

  保安又喝了一口汤。

  保安又啃了一根火腿肠。

  孙翔咽咽口水,用余光扫视到保安好像又去拿了一桶面。

  孙翔有些悲哀的继续咽口水,心中有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你吃一桶还不够吗!为什么还要继续刺激我!我的全家桶,我的绝味,我的烤鸡翅,呜呜呜...

  孙翔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悲痛不已,突然闻到一股香味向自己飘散而来,而且越来越浓烈。孙翔激动的抬起头,连头上的小卷毛也因为主人动作太大而晃个不停。

  眼前是正在泡并且看起来就快好了的一桶面和一只来自保安的手。保安正拿着那桶面准备放到孙翔旁边。

  看到孙翔热切的眼神,保安有点不自在:“我看你咽了半天口水了。饿了就吃点吧。”

  孙翔一边说着不太好意思吧一边直接把手伸了过去。在保安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端起了面就开始吃。只用了五口,他就吃完了整桶面。

  保安本来严肃的脸就马上抽了起来,看着孙翔吃完桶面渴求的眼神,他想了想自己仅剩的几桶面,还是咬咬牙都拿了出来。

  孙翔的眼睛犹如一个点灯般,随着保安的取面的动作瓦数一点点增大。在桶面刚刚泡好时,丝毫不客气的就席卷完了剩下的面。

  吃完了饭,孙翔的心情好的爆表,不去管那些挺多的作业,翘着二郎腿就开始拉着他开始侃。

“哎,谢谢你的面哈,没看出来你人其实挺不错的啊,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

  保安的表情管理能力看来不是一般的好,在刚刚惊讶过后又恢复到了之前严肃的样子,他板着脸答道:

“韩文清。”

  “韩大哥啊幸会幸会,我看你也一表人才的,怎么会来这里当保安?”孙翔揉着肚子开始拉家常。

  保安罕见的沉默了一会儿,转过头盯着孙翔,在把孙翔盯毛之前缓缓说道:“人嘛......年轻的时候总有一段迷惘的日子......”

  纵然孙翔再能找话题,在听到这一个非主流的原因在一个看起来严肃的像教导主任一样的人身上出现,也有点接受不能,于是孙翔沉默了。

  沉默的因子在空气中飘散,但似乎上天并没有打算让这一情况持续太久,在迷之沉默中,孙翔的妈妈快步走了进来。

  “你这孩子,千叮咛万嘱咐让你带钥匙你带到哪里去了?我给你说,你下次再这样就在门口坐着吹冷风去吧啊。”

  孙翔妈妈一进来就絮叨不止,孙翔看到母上大人怒容,自动切换成认真听取教诲模式,并隔着每两句伴随着一次点头。

  正当孙翔认认真真点头的时候,孙翔的妈妈突然发现了什么,手指一伸一屈,将一个东西勾了出来。

  是孙翔早上走时挂在脖子上的钥匙。

  妈妈也沉默了,孙翔看着脖子上的一串玩意也沉默了,而韩文清保安,他本来就是沉默的。

  孙翔妈妈最先缓过来,又好气又好笑的叹了一口气,扭头对坐在椅子上的保安表达了自己对于他的打扰和感谢,随后让孙翔收拾东西和自己回家。

  回到了家,孙翔终于可以开始和自家美食的近距离接触时,他有点尴尬的发现,他已经对这些食物提不起最原始的兴奋了。

  因为他吃泡面吃撑了。

  此次事件以后孙翔和保安的关系倒是缓和了不少,以后上下午孙翔看到保安在值班也能乐呵呵的打个招呼了,保安虽然由于性情原因话并不多,但每次威严的一点头还是让孙翔内心莫名的一萌。

  转眼大半个学期过去了,旧的一年的年尾煞在眼前了,元旦学校比较人道的放足了三天假,年末晚上,孙翔照例在家中跨年,他窝在沙发里面随手换着台,有一搭没一搭的看着。

  厨房一阵阵香气飘来,孙翔妈妈在厨房里忙活着炸带鱼,花生米和红薯,作为一家人闲聊时的零嘴。

  孙翔翻着一圈发现没有自己喜欢的节目,便穿鞋走到厨房捏点东西吃,正啃着手里的带鱼,他想起来了什么,从橱柜中拿出一个碟子,趁着妈妈没太注意。夹了一堆做好的食物放到了盘子里,接着裹好大衣,走出门去。

  韩文清这时候也在保安室里面看跨年晚会,他用目光审视着电视里面的每一个人,自己在内心中发出一阵阵的吐槽:根本没有什么笑点嘛。

  看着一个个并不怎么有趣的节目,他有些无聊的打算关掉电视,去看看报纸。刚拿到遥控,就听到门被敲响的声音,他抬头,发现一个头在自己的窗户外面晃啊晃,他定了定神,辨清了这是那个一直挺闹腾的小家伙孙翔,就快步前去开门。

  孙翔被放了进来之后犹如到了自己的家,把盘子放到了桌子上后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笑着对韩文清说:

  “新年快乐啊!这是我妈做的一点东西,拿下来给你尝尝,算是报答你之前请我吃饭啦。”

  韩文清有些意外,看着满满一盘子的东西有点感动,他也尽力弯了弯嘴角:“新年快乐,谢谢你。”

  孙翔看着韩文清想笑但是因为长年不笑有些僵硬的脸抽抽着,坏心的联想起了之前看过的一个点击治疗面瘫的视频。

  他死命咬着下唇忍笑,在自己笑出声来之前快速的和韩文清道别并强烈的安利他去看湖南卫视李宇春唱的《普通的disco》以后,飞奔出了保安室。

  韩文清有些摸不着头脑的调到了湖南台,等了一会儿终于等到了歌曲。他开始有些不理解的听着歌,吐槽着这歌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当他听到了后半部分突然有了点感觉,就开始跟着节奏一起动次打次的啃着孙翔送过来的香脆的花生米。

  跨年什么的还是挺不错的嘛。

  迎来了新的一年,孙翔的个子也是蹭蹭的往上长,大有超过韩文清的架势,孙翔每天下午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站到韩文清旁边比个子。

  韩文清站岗的表情还是照旧严肃,孙翔却感到心里畏惧感没有之前强烈了。

  韩文清每天站岗最疑惑的事情就是孙翔站在自己旁边,踮起脚跟,用手在空气中比划来比划去,然后露出一个在孙翔自己看起来帅气逼人的微笑,昂首阔步的离去。

  韩文清觉得自己有必要再读一遍毛泽东语录正一下自己的三观了。

  韩文清其实除了每天站岗之外,还有点副业。就比如他经常骑着板车在小区里晃来晃去,把空矿泉水桶回收放到仓库里。

  而孙翔由于上下学时间一直和韩文清送水桶时间岔开,也一直不知道韩文清有一个锃亮锃亮的小板车。

  学校的放假总是来的莫名其妙,为了迎接上一级领导检查学校卫生,于是学校动员全校同学大扫除,扫除完直接回家,能比平时早四十分钟。

  孙翔在学校拿着大扫帚象征性的拨拉了几下,就兴高采烈的背书包回家了。走到小区附近,身后传来一阵铃声,孙翔回头一看,“哎”了一声,接着用狗血剧女主拦车的夸张姿势挡住了骑着板车的韩文清。

  韩文清疑惑的看着孙翔一脸“嘿嘿嘿”的表情爬上自己的板车后车板,接着摆出坐黄包车的架势,示意韩文清可以开车了。

“你要干啥?”韩文清扭头问。

  孙翔坐在一堆矿泉水桶旁边大手一挥:

  “咱回家!”

  韩文清愣了半晌,看着窝在板车里和矿泉水桶融为一体,显得有些可爱的孙翔。他没有去解释这个板车的用途,只是好笑的勾勾嘴角:

“好,回家。”

评论(9)

热度(37)